弦鱼翻身

水仙花

这个文章里的雷格因硬要说的话是被夫人送到东楻后没有遇见舜的雷格因,是第三世界的孩子、有点黑。

老舜作为好朋友客串。

题目很隐晦地表示cp向......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他这样安慰自己,再伴上一声细不可微的叹息。


尽远的大脑一片混沌,像是在宿醉后的第二天清晨醒来一样。走廊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议论声,还夹杂着几声毫无掩饰的欢笑,这些杂乱的声音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他这才长吁一口气,近乎脱力般地坐在板凳上。

头顶上的风扇依旧在尽职尽责地工作,吱呀吱呀的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教室里。他把脸埋在手心,想要深深地吸几口气梳理离自己混乱的思维,门毫无预兆地被人推开,尽...

5 4

东国组的深夜相遇

尽远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为了工作方便他在公司附近的一栋楼里租了一个一居,在最顶层。

那栋楼没什么可挑剔的地方,唯一让人有微词的是“小孩”太多,当然也只是尽远眼里的“小孩”。这栋楼隔一个街道便是一个高中,不少家长在这片地方租房子陪读,这栋楼也不例外,尽远于是不得不和这些高中生们一起过上了朝五晚九的生活。

他从最顶层坐电梯下来,途中至少要接四、五个学生,几个人熙熙攘攘着使原本就狭小的电梯空间产生出窒息的错觉。尽远只是默默无语地操纵着按钮,电梯里很静,每个人都竭力维持着自己的领地,他看了看那些孩子低垂的头,以及眼下叠了一层又一层的青黑,悄悄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送出了无声的祝愿。

从此以后他便努...

4

无题

还是表一下态吧,舜远是过去式了,不写不看但两位一直活在我的灵魂中:D。

随手码

是舜远,短打,像是小碎片类的故事。


“您的眼睛非常漂亮。”因为身高的缘故,舜说这句话时不着痕迹地低了点头,好让两人能够礼貌地平视。

尽远有些不知所措,面前的人一脸真诚,这让他不好意思无视或敷衍过去。余光瞥见不远处和自己一道的同事们不约而同地露出暧昧的笑容,这让他有些不适。

“谢谢,您也是。”尽远彬彬有礼地回应。无论如何,被人夸奖都是件愉快的事情。

对方再次冲他露齿一笑,便朝着他的队伍走去,转身离开的时候不忘和尽远挥手作别。

“那个人很帅啊!”等到舜的身影远去,同事们才坏笑着凑上前来调侃他。

“是吗?”尽远说,与此同时他回忆起在刚才的会议上,对方发言时那副自信且游刃有余的模样。好...

2 12

是个自我介绍

大概不会有人看,不过还是要谢谢大家忍耐我的叨叨

也可以避一下雷点,毕竟以后写文都会绕着这个走

READY?

现圈名是弦鱼、原圈名是阿鹿,叫哪个都好随您开心

头像是爱猫

涉猎的圈很多,最重要的是【时之歌】、其次是【宝石之国】;次要的就一大堆了、例如【凹凸世界】,碰见合适的就会去瞅瞅

本命CP:【时之歌】是【舜远】【尤瑞】

              【宝石之国】是【磷砂】

较为本命CP:【时之歌】是【界幽界】【赛维】【双星】【轩她】(或【轩黄...

9 17

东国

私设遍地走,啊大家元旦快乐!

舜跟平常的楻国人不太一样,这一点若单单只从正面看他深褐色的头发和深棕色的瞳仁,是很难得到印证的。可假如你绕到一边,从侧面打量他,那些细不可察的区别顷刻被无限放大。相较于普通楻国人而显得更为挺拔的鼻梁和微凹的眼窝让他有些与众不同。可要是把他丢在兄弟姐妹中,连这一点值得被瞩目的地方也像一粒沙坠入海洋,霎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而这一切的缘由,全来自于那个龙椅上高高在上的男人。哪怕他束发,身着楻国的绫罗绸缎,做着楻国人的礼节,温文尔雅而彬彬有礼,那张面容也出卖了他。尽远对这个男人怀着敬重,可还是无法拜托心底最深处掩埋的是厌恶。好比战争年代,你看着本国的舞女献媚委身于敌国的士...

15 15

北国

 提前向瑞亚表露心意,永永远远爱你

尤瑞出没

白开水文笔、慎入!

门口的风铃发出叮叮当当的轻响,尤诺从医书里抬起头。瑞亚出现在门口。她朝他嫣然一笑,同时向柜台的方向走来。“你来了啊?”尤诺笑着招呼道,心跳情不自禁地加快。

瑞亚穿着黑色套装,这身打扮很衬她的气质。不过在尤诺眼里,她无论穿什么都无比动人。

瑞亚在尤诺对面坐下,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黑夜织成似的头发自然地拢在脑后。“要一杯柠檬水。”她说。

尤诺伸向酒柜的手停滞在半空,转而打开冰箱门,取出一个新鲜柠檬,洗净切片,放入预先冰镇好的蜂蜜水里,把杯子递给了她。

尤诺举起自己刚才调好的一小杯甜鸡尾酒,两人笑着碰杯。

“怎么、今天不想喝酒了?”

“不行...

18 35

明天开学,可能以后就见不多了……【大概?】

网络一线牵,无比珍惜和大家的这段缘T^T

9

摸鱼、这是一个ABO里混着普通人的设定。

舜【普通人】×尽远【ALPHA】都是小孩子,假设普通人闻不到信息素

感谢阅读、


晚餐时尽远来拜访,保姆从他身边经过,突然说了句“小远的信息素真特别”。舜正忙着往自己碗里夹肉,听罢一转筷子,那肉便稳稳当当地落在弥幽的盘子里,一块块垒成小宝塔。小姑娘很开心,吃得满嘴都是油。

俗话说得好,庙前孩子会念经。在政客家庭环境里长大的弥幽也明白“无功不受禄”的道理。于是晚餐结束后,趁保姆出去送尽远的间隙,她轻快地跑到哥哥身边。舜犹豫许久,轻声细语地对她说:“你能告诉我尽远的信息素是什么味吗?”对于哥哥的请求,弥幽歪头想了想,一时半会儿也组织不...

13 17

阅读上下文回答告白。

心脏突然被戳中!

Ark Heretic:

说喜欢这句话是要看上文的,若他吊儿郎当把二郎腿一翘支着窗框对你吹口哨,扬着唇角露虎牙附一句“喂,本少可喜欢你了!”,你恐怕只觉他药吃的太少,或许得洗个脑。那些满脑桃花瓣,臆想在第二性征成熟的时期,来一场粉红色爱情的小姑娘会喜欢他轻佻的道道,但你并非池中物,怎么会轻易入套?
但要是他浑身浸血,你的精神就会一下子绷起来了,放肆的活泼的笑一下子鲜明的活像贴画,反衬出他的现状是这么苍白。他在这时候拽住你的领口,你觉得他颤抖的手好像把浑身的力气都抽了出来,连声音都弱不可闻——你会马上扶住他,像待八百亿的水晶雕像,然后他说,我爱你,你就信了,而且信了一辈...

6 37

© 弦鱼翻身 | Powered by LOFTER